单双中特百分百高手论坛

當林改遇上“股份制”

新聞觀察 |來源:本站 |2015-12-10 17:36:17

邵武市芹田村成立竹木種植合作社,數百畝山場造林公開競標,全體村民入股合作社,均權均利不分山,林權改革實踐有了新突破。

當林改遇上“股份制”
吳柳滔 /撰文?? ?李俊/攝影


前不久,邵武市城郊鎮芹田村舉辦了一場招標大會。

這次一座320畝的山場退撥回村,芹林竹木種植合作社用公開招標的形式決定誰來負責造林。參與投標的共有8位村民,經過幾輪競價,最終吳進華以每畝1055元的最低價奪標。

吳進華將負責這座山場的林地準備、造林、3年撫育等工作,郁閉成林后,合作社會付給他337600元。這筆費用由合作社的股東芹田村全體村民承擔。

芹田村共有1396口人,每人占1股。同時,村里有100多個計生戶,他們可得獎勵1股。所以,全村共有1498股,每一股為今年這320畝山場的造林等前期工作出資225.2元。招標結束后,村民們來到合作社,一手交錢,一手領股權證。

在外開辦機磚廠的村民黃福祥對村里這種創新做法非常滿意,他說:“我在外地開廠,老婆在城里照顧2個小孩上學,家里的田和山根本管不來,現在村里分山,我不用去爭去搶了,我家4股,這次交了不到1000元,以后等著分成就行了,我安心在外面做生意。”

均權均利不分山,這就是邵武市芹田村創新的深化林權改革新模式。

林權改革=分山到戶?

2003年,隨著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林業發展的決定》出臺,福建省開始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探索。時至今日,全國各地林改的做法都是“分山到戶”,而“分山到戶”現已幾乎成為林改的代名詞。

筆者從許多鄉鎮干部、村主干、縣市林業局干部口中了解到,林改11年,一刀切的分山到戶已經開始顯露出種種弊端。

2012年6月,下派村支書莊新來到邵武市城郊鎮芹田村上任,一來就面臨一個問題:分山難。

邵武市人大代表、芹田村黨支部副書記張祥利介紹說,2009年,村里收回47畝林地,2010年800多畝,2011年300多畝,2012年386畝,2013年320畝,全部分不下來,最后只好有的山場由村集體去造林,有的山場拋荒。

為什么分不下來呢?張祥利說,這里邊利益關系太復雜。一是山場太小,全村1363口人,即便是一座47畝的小山場,也要分到每個人頭上,每人20多平方米,界線如何劃出來?二是即便同一座山場,各個地段的光照、水源、土壤肥沃程度不一樣,而每個村民都想要最好的地段。三是分山方案爭論不休。有的村民小組長說:“這座山在我們小組地界內,世世代代都是我們組的,村里其他小組沒得分。”而其他小組長則反駁道:“那以后村里做店面,建到我們組里,其他小組也沒得分!”

這樣的困境,實行林權改革后,全省許多村委會主任都會遇到,一般最簡單的辦法就是“一刀切”,每座山場平均分到每個村民頭上,對地段好壞的爭議,則抓鬮解決。

去年10月16日在芹田村,下派村支書莊新給出了他的意見:不分。

老支書吳義發第一個跳起來,拍著桌子對莊新說:“我當年當村支書的時候分得下來,你怎么分不下?你是不作為,你就是想偷懶!”

全體村民皆股東

莊新向吳義發也向村兩委干部們解釋:“不是我分不下,也不是我想偷懶,我如果圖省事,按人頭分過去就好了嘛。老書記,你想想看,那些搞一刀切分山的,最后是個什么結果?”

邵武某村退撥回200畝山場,分到8個村民小組,結果有的小組籌不到造林啟動資金,又不允許別人進來承包,最后大量山場拋荒。


邵武市城郊鎮黨委書記薛信暹說,“一刀切”式分山埋下了無數隱患,近年來由此產生的村民矛盾沖突已經愈演愈烈。“分山之后還有很多問題要解決,一是砍樹要開路,一座山場幾十上百戶人經營,容易產生糾紛;二是小戶防火、防盜、防治病蟲害難;三是各家煉山造林的時間不同,你家想放火,還得等隔壁家把樹砍完。”他認為,林權改革亟需一種既能保障農民的經濟利益,又能維護農村和諧穩定的方法。

2008年,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推進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意見》指出:對不宜實行家庭承包經營的林地,依法經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意,可以通過均股、均利等其他方式落實產權。

邵武市林業局林改辦主任石金城說:“分山只是林改的手段,林農增收才是目的。國家林業局一位領導說過,均山、均權都是手段,均利才是林改的目的。”

在這樣的指導思想下,莊新提出了一種新的林改手段:由合作社承包村集體的山場,用股權來代替分山。

林改提供發展后勁

吳義發告訴筆者,起初他認為,莊新提出的不分山,是歷史倒退,“這不是吃大鍋飯嗎?”但他也了解村里的情況,有的農戶分到山之后,或因為沒技術,或因為不看好山林經濟,要么把山拋荒,要么租給大戶。經過莊新反復做思想工作,吳義發轉變觀念,積極擁護和宣傳入股合作社經營。

在老支書的幫助下,在市、鎮人大代表的積極宣傳下,去年1月3日,芹田村全體村民終于達成了全民入股合作社經營的共識。

去年1月8日,芹田村芹林竹木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籌備會議召開,由戶代表無記名投票選出理事會和監事會成員,村兩委干部、村民小組長不參加選舉,不干預合作社日常經營。

合作社剛成立,就對2012年退撥回來那386畝山場進行了招標,芹田二組的村民何榮輝以每畝955元的最低價奪標,承包了這座山場3年的造林撫育業務,這比村民自己造林每畝節省了200多元的成本。

加上2009年至2011年已經由村集體造林的山場,全部1545畝林地3年的造林成本,本應由全體股民(村民)承擔,每股的股本金需要1115.9元,但為了降低村民入股門檻,避免出現有的村民因交不起股本金而轉讓股權,芹田村補貼50%,各村民小組補貼20%,最后,每股只需繳納335元,全體村民就都成了合作社的股東。

為了讓村民們體會到“分山”的感覺,合作社為每座山場制作了單獨的股權證,發給村民。股權證里,詳細標明了林場的地圖、面積和位置等信息,讓股民知道自己的山在哪里,有多少。今后,村里收回一座山場,股民就交新的股本金,合作社就做一張新的股權證,表明山分掉了。

“這么看來,山確實分了嘛,而且真正是均山到戶了,形式不同而已,我們是在紙上分掉的。”吳義發哈哈笑著對筆者說。

合作社理事長吳家松表示,山場由合作社來經營,林下經濟等更多的發展方式才有了實現可能。“合作社是小微企業,有央行的政策支持,以前林權證在林農手里,林地小而分散,因為風險大,銀行不給貸款,現在不僅可以貸款,而且林業局做擔保,還給貼息,有了資金,林業發展最大的瓶頸就解決了。”

合作社已經做好了芹田林業中長期規劃,編制了森林經營方案,計劃種植福建香樟、樂昌含笑等名貴闊葉鄉土樹種,重點推廣林下種植金線蓮、鐵皮石斛、三葉青等名貴藥材,發展林下經濟,拓展林業生態功能,為休閑、觀光林業打好基礎。

薛信暹建議合作社探索多樣化的經營方式,比如利用城郊優勢,打造體驗農場。

邵武市林業局副局長黃體瑜認為,去年《福建省人民政府關于深化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見》指出,銀行要對林業合作社進行貸款支持,芹田村芹林合作社有望成為這一新制度的實踐突破口。


關于我們| 聯系方式| 網站聲明| Copyright © 福建支部生活雜志社
閩ICP備15025877號

单双中特百分百高手论坛